敦煌研究院第五代掌门赵声良:从“伤心学问”到“传播中国声音”

  赵声良

  长江网讯(记者黄亚婷)苍茫大漠中,“敦煌的儿女们”留下了青春、才华、岁月,前赴后继。其中代表人物——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,不久前被授予“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”国家荣誉称号,也再次让全社会关注到这群莫高窟“面壁人”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现任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,接受了读+专访。今年,他的新著《敦煌旧事》一书由甘肃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,书中主角,正是那些为敦煌石窟的保护与研究默默奉献终生的人们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敦煌:古丝绸之路“华戎所交一大都会” 搜道论坛http://www.so163.cn

  莫高窟经十六国、北朝、隋、唐、五代、西夏、元等历代的兴建,形成巨大的规模,现有洞窟735个,壁画4.5万平方米、泥质彩塑2415尊,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、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敦煌地处河西走廊西端,南枕祁连山,北靠北塞山,东临三危山,西接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。敦煌寓意“盛大、辉煌”,它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“华戎所交一大都会”,有“元宵灯会,长安第一,敦煌第二,扬州第三”的说法。有史料为证,公元964年(宋代)的酒账单,记载了当地政府的公务用酒,包括数量和用途,如宴请、接待使节、犒赏等,账单共100条,反映了当时敦煌繁荣的文化和多民族的密切交往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季羡林先生曾评价,世界上历史悠久、地域广阔、自成体系、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:中国、印度、希腊、伊斯兰,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,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。敦煌文化的灿烂,正是世界各族文化精粹的融合,也是中华文明几千年源远流长不断融会贯通的典范。 麻城教育网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  1987年,莫高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中国第一批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2019年,由敦煌研究院等单位联合摄制了大型纪录片《莫高窟与吴哥窟的对话》,以亚洲文明对话为题材,向人们展现了不同文明之间命运相通、文化相通、艺术相通的奇妙关联。

头条新闻http://www.itvgov.cn

  敦煌的儿女们 搜道论坛http://www.so163.cn

  在敦煌藏经洞陈列馆的石碑上,有著名学者陈寅恪的慨叹:“敦煌者,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。” 麻城教育网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  在这个一眼千年的伤心地,经过几代人薪火相传,中国的敦煌研究事业终于发展起来。在《敦煌旧事》中,赵声良将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。

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1944年1月1日,敦煌艺术研究所正式成立,常书鸿被任命为第一任所长。自此,莫高窟结束了无人管理的状态。创办之初,常书鸿率领职工白手起家,调查洞窟内容,临摹壁画。但沙漠之中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极端艰苦,一年之后,大部分工作人员先后回到内地,常书鸿坚持要把保护和研究敦煌石窟的事业继续下去,工作人员没有了,他再次四处招聘人才。1946年至1947年,受常书鸿感召,段文杰、孙儒僴、欧阳琳、史苇湘等陆续来到敦煌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后来一辈子都献身敦煌事业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新中国成立后,敦煌艺术研究所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,常书鸿继续担任所长。到1984年,敦煌文物研究所扩建为敦煌研究院,段文杰任院长,研究条件不断改善,研究人员也陆续增加。 头条新闻http://www.itvgov.cn

  作为第三代,樊锦诗是20世纪60年代初期到敦煌,她和同仁把考古学应用到敦煌石窟的研究中来。20世纪90年代,当她继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时,她清楚地看到了敦煌石窟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意义,从世界的眼光来看敦煌,把敦煌研究院建成世界一流的遗址博物馆成了她的奋斗目标。

麻城教育网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  樊锦诗说:“归根到底,头条新闻,就是一个人才问题。如果没有一批有真才实学的专家在这里,敦煌的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。”赵声良回忆,21世纪初的某一年,国家文物局统计全国文物系统高级研究人员信息,发现全国文物系统有博士学位的研究者仅十多人,其中敦煌研究院就占了一半,“博士当然不能说明必然层次就高,但在敦煌这样边远的地方,能聚集如此多的人才,也算是奇迹了。”

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  赵声良的苦与乐

头条新闻http://www.itvgov.cn

  第四代院长王旭东今年接任单霁翔,已经成为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。赵声良则是第五代。20世纪80年代,赵声良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。那正是改革开放之初,带着几多向往,他奔赴敦煌。 麻城教育网http://www.machengedu.cn

  赵声良还记得他初到敦煌时的房间,土墙、土地,还有一个壁橱,地上是扫不完的尘土,天花板是用废报纸糊住的,还露出几个黑洞。有一次晚上睡觉,一只老鼠不小心从黑洞那里掉下来,正好掉在了赵声良的枕头边,又顺势沿着被子里面的缝隙向里钻,从赵声良的脚边出去。到了冬天,作为南方人的赵声良掌握不好火炉的封火技术,常常半夜火就熄灭了,夜间温度零下十七八,又冷又困,早上起来,鼻孔旁边都是冰碴子。 银价网 http://www.yinjiaw.cn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  • /images/defaultpic.gif

    国内首家刑事辩护研究院成立

    国内首家刑事辩护研究院成立 ——北京冠衡刑事辩护研究院成立大会暨《刑事法评论》与《刑事法判解》创刊二十周年座谈...

    03-28 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