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小背包客养成记:出生7天开始“熟悉水性”

  潘土丰今年要带五岁的女儿妏妏试图穿越新疆东南部的罗布泊,该地又名“死亡之海”。

  问妏妏罗布泊在哪,知不知道父亲的徒步计划,她摇了摇头说,“不知道。”

  在媒体报道中,已有三年多“徒龄”的妏妏是中国“最小背包客”。潘土丰很满意这个称呼,女儿似乎承载着自己行走世界的梦想。他接着又给她添上了“环保小卫士”的称号,想借此宣扬下女儿的坚强和独立。

  这样,卖蜂蜜为生的他能受惠于“最小背包客”的圈粉效应,让微店的生意红火一些,以此担负起一家四口一年中有六七个月都在外徒步的费用。

  3月9日,澎湃新闻记者在江西上饶县文家村见到了他们一家。家中故意没有安装电视机和电脑,为了不让孩子过早沉迷其中。

  但最近为了让孩子收看儿童才艺脱口秀节目《神奇的孩子》,潘土丰会开车带孩子们去朋友家,“可能之后会带孩子去录节目。”此前为了录制节目,怎么补肾好,儿子柏如缺席了去年的期末考试。

  在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开始采访之前,潘土丰进屋里拿了本写满文字的黑色笔记本,他生怕自己说错话,又被质疑声淹没。

  徒步计划

  妏妏的玩耍路数跟其他同龄的孩子不太一样。

  3月9日上午,阳光正好,她在家旁边的一溜石堆上攀爬、跳跃。潘土丰说,这些石堆是之前有人施工留下的“废物”,每块石头他都自己去踩过,确定不会松动才放心让孩子爬的。父亲的意图是让她在玩耍中练习初级的翻山越岭。

  妏妏知道,等她再长大一些,可以像哥哥一样对付村子旁边的野山。

最小背包客养成记:出生7天开始“熟悉水性”

  妏妏烤的红薯。

  等下午哥哥放学回家,兄妹俩又去爬了一遍石头。哥哥动作更敏捷一些,爬完石头又带妹妹去烤红薯。哥哥在地里挖坑埋红薯,动作娴熟。妏妏则负责添柴火和草木,她拿着把有些钝的砍刀,一刀砍下去,枯槁的草木与根分离开来。火生起来,她早已满头大汗,可还是蹦蹦跳跳个不停。最小背包客养成记:出生7天开始“熟悉水性”

  妏妏在石头上休息。

  同一把砍刀,哥哥还会用它来练习削尖长木棍。 “这样尖利的东西也带不上车吧?”“不用带,就让他们学习制作下野外求生的工具。”潘土丰解释说。

  孩子们并不知道,玩耍的选项是父亲徒步计划的一部分。

  “我们九月份到十月份走(去罗布泊),最好应该是三月到四月,但每年的四月份我们会去云南采蜂蜜。去罗布泊主要还是拼体能,平时我们会加强他们的体能训练,运动量较大,爬山、仰卧起坐等,爬石头从去年去川藏线时就有练。”潘土丰在接受采访时称。

  能适应恶劣的气候环境是潘土丰对女儿寄予的期望。“去年我们到了甘肃以后,经过敦煌,妏妏现在高原都能适应了,包括海拔5000多米,海边她也去了,就沙漠地带还没去,我们就想让她去走走看看,适应这种沙漠的体能。”

  然而带孩子徒步的危险性步步升级,他很快感受到了旁人的压力。

  “自驾进入罗布泊你就别想了。你带着孩子太危险了!”3月10日,潘土丰的朋友发来语音,不断重复这句话。

  对于孩子的安全,他自有打算,“安全问题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定,不一定说非要徒步走进去。有时地表温度六七十度,大人都受不了,何况小孩子。我们会找比较适合的天气。我们也会做很强的一些攻略,包括补给到时候怎么处理,会提前做准备,后面会跟越野车(补给车),到底是一台还是两台,我们还是不能拿小孩子包括大人的生命作为开玩笑。”

  这不是潘土丰第一次面对忠告和劝解。当孩子遇到险境,他说首先想到的是信任孩子。“走川藏线那么难的,有山石塌方的时候,我没有牵他的手,也没有抱他。这边悬崖峭壁,半个山塌下来之后,滚石已经滚到江边了,我们必须沿着江边一步步过去。我当时对他充满了信任,我就在后面摄像。”

  刘丁强在杭州一家幼儿园做幼教,他的女儿与妏妏年龄相仿,他一直想找人与他搭伙带孩子出行。去年潘土丰一家刚从川藏线回来,刘丁强通过媒体记者找到了潘土丰。最小背包客养成记:出生7天开始“熟悉水性”

  潘土丰带着妏妏在尼泊尔滑翔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